首页 | 工作动态 |地情公告 |市情概况 |大事要闻 |古今人物 |党建工作 |风采图库 |地情资料库 |机构介绍 |民俗风情 |特色产业 |旅游资讯 |
     
  首页>>民俗风情
【字体:   】 
螅蜊峪—清末民国年间西北地区东部的繁华都市

  舟楫之利 黄金水道贯古今

  波涛汹涌的黄河水,从府谷墙头入陕后呼啸着冲入晋陕峡谷,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路向南,奔腾而下。过了府谷天桥,黄河开始放慢脚步,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平静而安详。宽广平缓的黄河水面在晋陕两省之间形成了一条长达数百公里的黄金水道。

  螅蜊峪,据说是因为从天上看镇子像一条水螅而得名,今称螅镇,一个古老而神奇的村镇名字,她位于黄河西岸佳县县域南端。镇子旧称曹家川、孙宁峪、孙,依山傍水,被黑龙庙山和文昌庙山两山环抱,庙山似两条巨龙。镇中央的枣园圪,蓊蓊郁郁,像一颗翠珠,所以自古就有“二龙戏珠”的美丽传说。西边,从绥德吉镇方向一条溪水逶迤而来,从村子中间穿过,然后汇入黄河。

  据志书记载,战国时期这一带的人民就以黄河水利为依托,运送生活、生产物资。秦汉时开始用摇橹式木船,至明清,黄河船运日渐兴盛。繁忙季节,百舸争流,蔚为壮观。清嘉庆(17961820)年间,县境内黄河沿岸有大会坪、桃花渡、木头峪、荷叶坪、关口和螅蜊峪6处渡口,其中桃花渡和螅蜊峪渡口规模最大。

  黄河水运使螅蜊峪成为西北地区东部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是明清时期,尤其是清代中、后期有名的“水旱码头”。水运、商贸业的繁荣带动了当地文化的发展和百姓生活的提升。至今在黄河西岸、佳县境内仍保留了许多深厚的文化遗存。

  水运带动了商贸,商贸的发展催生了宗教文化的兴起。清光绪年间,螅蜊峪的寺庙圪堵、黑龙峁、槐树沟、柏树山等处寺庙星罗棋布,善男信女朝圣者络绎不绝,一年四季香火旺盛。僧侣道士久居此地者甚众。供奉的神灵除了水神、龙王、关公、菩萨、华佗、老君、土地、财神、文昌外,还有专事求签问卦的卜神,消除农作物病虫灾害的籽蛾神。当年,从农历的三月起至九月底,庙会一个连着一个。庙会期间正是物资交流的旺季,二者互相推动促进,得到了共同繁荣。只是到了民国初年,战乱迭起,香火衰败,由十大财股在镇商业中心拆毁数处庙宇,在鸽子巷一带改建了十几孔窑洞,做了店铺。

  清末,螅镇(螅蜊峪)黄河滩上,建成相当规模的市井街衢,西岸有大小房屋、窑洞1000多间,小洋楼一幢,几十家买卖字号在此张罗生意。可惜在1947年农历的六月,一场大水将1000多间房屋一扫而光。此后商业中心迁到铺湾一带。为了保境安民,民国初年镇子上建起了1000多米围墙,在槐树沟、寺院圪堵和下圪堵三处修了门洞,建了铺湾、黑渠两个防空洞,构筑了柴家峁寨子和黑龙庙山碉堡。

  物阜民丰 两省四县“小香港”

  螅镇毗邻吴堡、绥德,与山西临县、柳林隔河相望。清末至民国,由山西碛口、内蒙古包头等地大船运来的货物源源不断地进入螅镇过载店。囤货有内蒙的皮毛、砖茶、奶酪、药材;晋北的煤炭、木材、瓷器、棉麻、日杂;三边、宁夏的盐巴、卤水、麻油等各种土特山货。物资堆积如山,商品五花八门。“拉不完的碛口,填不满的孙鱼”是当时广为流传的一句民谣。螅镇街上店铺林立,商贾云集,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民国初年,仅有名的买卖字号就有四十多家。同盛生、两丰厚、庆美院、德和家、三义德、三圣恒、鸿发店、兴盛堂等规模大,经营的商品门类齐全,生意兴隆。镇人任保业(外号任老五),经营范围广,历史悠久,他的铺号鸿发店(旅馆业)、同盛生(杂货)进项丰厚,名噪一时。

  这些物资除少量供应周边百姓所需外,大部分通过几十家骆驼队、骡马帮、驴帮由旱路运往外地。辐射范围北至包头,西至三边、宁夏,南至延安。一部分由水路经过黄河输入山西,向南至潼关,再转运关中和中原地区。

  螅镇向西沿着一条沟路,翻过两座大山,约三十几华里地就到了绥德的吉镇。吉镇古称圪针店,是螅镇通过旱路物资输出的唯一通道。经吉镇再过绥德三十里铺,向北进入无定河大川,继续北上就到达鄂尔多斯地区;出三十里铺,向西过绥德城,经大理河川道一直可以到三边和宁夏,走了“西口”。吉镇或三十里铺是驮队往返的第一站或最后一站。骡马帮可向前赶一站,驴帮则慢一站,几乎都要在这里歇脚过夜。因而,当年这两个小镇大小骡马店里,人欢马叫,异常红火。离开驿站,无数孤独地赶脚汉,怀揣螅镇特产芝麻饼,行走在漫漫的旅途上。一年四季,他们无数次店歇在三十里铺或吉镇,吃、喝、拉、撒、睡。于是,“四妹子和三哥哥”的故事发生了。由此,我们也可以追踪到清末民国年间“三十里铺”,“赶牲灵”这些陕北经典民歌产生的历史根由了。

  古镇立市 物候一派新气象

  民国初年,螅镇长年驻扎着阎锡山、李仙洲、井岳秀等国民党军队和葭县河防游击队。民国三十三年(1944),晋军7个团从佳县大会坪、桃花渡入陕开往葭县南区,监视我党抗日武装和其他革命活动,队伍后经螅镇渡口过黄河返回山西。

  抗战爆发后不久,螅镇归陕甘宁边区管辖,并在此设市,市管范围仅限于螅镇街头。当时螅镇市的社会体系大致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历史上形成的80多家工商贸易、社会服务业等经营实体。有物资仓储、运销店铺、手工业作坊、商会、学校、剧团、旅店饭馆、运输驮队等。再一部分是国共两党机关单位,两党同时在此设立了银行、邮信所、吏金所、商会等单位,国民党也有驻军,还特设了肃反会。1943年至建国前夕,我党在此设立了众多的党、政、军机关单位。镇上除了螅镇市、区机关所属单位外,延安在乔志仁办的庆美院建立了八路军联络站。另一部分就是贺龙指挥的八路军120师(19425月改晋绥联防军)所属单位和驻军,人数达到八、九千近万。主要有120师后勤部,和平医院,新四旅(原属129师、太行军区)和教导二旅采办处,独立一旅警备五团、八团合作社,三八五旅、三五九旅联络处,负责山西兴县至延安的十八兵站螅镇分站,军民合作社,佳县常元兴店铺,米脂民生站,绥德一分站、二分站,大成粉房,延安贸易公司、盐业公司,新华书店,山西兴县大吉商店以及八路军120师兵工厂等。兵工厂下设炸弹厂、化学厂、枪炮厂和被服厂。当时螅镇街上军民人口超过两万。

  华北沦陷后,山西大批商人渡过黄河常驻螅镇经商,这些商界精英拿出在富庶的三晋大地上赚取的大量资金投入螅镇工商界,为这里的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面对这样一个庞杂的社会组成,我党和当地政府充分依靠群众,和国民党的斗争做得游刃有余,很好地领导了螅镇市的工作,成为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坚强的后勤保障中心。大批武器弹药,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有力地支援了战争的胜利,也充足地供应了边区及外埠人民的生活、生产所需。

  那些年月,每逢春节、五一节,螅镇街上都有大型的文艺活动。闹秧歌、跑旱船、踩高跷,搭台唱戏,军民联欢。文艺队有800多人参加,古镇焕发出新的生机。

  工会水手 黄河畔上弄潮儿

  螅镇渡口,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各个时期都是我党十分重要的物资转运站。部队的武器弹药各类军需品的运送以及迎送我党政军人员往返黄河两岸,都是通过螅镇水手工会的船工们搬运完成。

  早在土地革命时期,螅镇就组建起了水手工会。当时离街三四里地的曹家沟村很多农人因为吃洋烟把自家的土地都卖光了。无地耕种的农民就到螅镇街上找活路,他们与外来谋生的穷苦人无本钱经商,只好爬河滩当搬运工和摆渡工,以苦力赚钱养家糊口。1926年暑假,葭县旅外学生在店镇、螅镇、乌镇三所完小建立中共临时支部,开始发展穷人入党。后来水手工会组建以共产党员为核心,工会以军事编制,共编有十个排,成为我党早期的一支重要新生力量。侦察员曹有山,加入工会时只有十三、四岁,他聪明机灵、水性超人,外号“水鬼”。曹有山自小爱在黄河里玩耍,练就一身水上“轻功”,无论白天黑夜,春夏秋季,他抱上浑筒(羊皮熟制的渡河器具),打着伞往来黄河两岸,如履平地。即使在开春黑凌刚起几天,遇有紧急情况,他也能用几斤热糕裹在胸腹部(相当于热水袋)抱着浑筒过河侦察。

  1948322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天气晴朗,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任弼时等“亚洲部”部分人员到达螅镇。当地政府和部队腾出了螅镇街上最好的刘家坪任老五家的四合院让中央首长居住和办公,准备东渡黄河。这下乐坏了螅镇市、区的干部和工会的水手们。

  早在10多天前汪东兴等人就带领警卫团骑、步兵,电台及边区保卫处、社会处工作人员到达螅镇,在这里召集会议,部署“东渡事宜”,购买了桐油、麻绳、撑船杆等,建造新船,筹集粮草。中央决定将摆渡的重任下达给螅镇水手工会,水手工会很快集中了上至荷叶坪下至宋家川晋陕沿黄渡口的48支船和140多名船工。工会挑选最好的水手,经地方政府政审后,交由汪东兴组织集体演练渡河。

  323日一大早,原地待命的船工接到命令,要求部分人员同先期到达的警卫部队担任保卫工作,护送首长赶赴川口。上午10时许,大家欢送毛主席和各位首长离开区政府机关,水手工会干部和曹有山等人在铺湾“大成商店”门口接应。毛主席走过来了,亲切地握住曹有山的手。毛主席边走边指着河东问:“小同志,对面那是个什么地方?”曹有山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主席说:“慢慢说,不要忙。”曹有山回答:“那叫咀头”。主席点点头。主席又问:“是哪个地区?”曹有山知道是贺龙管的地盘,就说:“晋西北”。曹有山曾多次护送贺龙往返黄河两岸,进出螅镇,和贺龙师长非常熟悉。走到槐树沟寺院圪堵时,警卫人员请主席上马,主席说:“今天我高兴,不累。”曹有山和工会干部马文俊走到最前头,警卫战士簇拥着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警卫连大部队紧随其后。警卫战士个个身材魁梧,每人佩戴马拐冲锋枪、鬼头刀和盒子炮三大件,虎虎生威!

  11时许,毛主席一行到了川口元则塔渡口,大家步走到河边。看到黄河水很黄,主席说:“看来黄河上游水土流失很厉害,若干年以后要整体规划和治理。”临上船时对前来送行的人们说:“我们就要过黄河了,来不及向陕北老乡告别,请你们转达我对他们的问候,谢谢他们一年多来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告诉陕北人民我们不会忘记他们对共产党,对人民解放军的一片深情和友谊。”

     毛主席和江青,还有贴身警卫,上了第一条新船。这条船的老艄是山西船夫李乐则,船工有马喜顺、马山则、高宝贵、张继恩等一共7名船工,他们都来自山西马家塔村,由曹有山一手挑选,是最好的水手。周恩来副主席、任弼时、四名警卫战士,两个马夫,还有八匹牲口同乘第二条船。陆定一、胡乔木等首长和剩下的机要人员、马夫坐在另一条船上。船要开动了,主席挥挥手向岸边送行的人告别,饱含深情地说:“陕北是个好地方!再见了!”船一支接着一支快速驶向对岸,最后在山西临县高家塔以南的冉峁靠岸。

  毛主席东渡的第二天,又有一大批“亚洲部”人员到达螅镇,水手工会指挥几十条船只陆续将部队送过山西。至此,中国共产党的指挥中心踏上华北大地,走向北京。

                高  峻

              单位:榆林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榆林市政府二号楼4-13

              电话:09123893371 3898976

  螅镇风貌

 

  副主任高峻与当年公会水手曹友三亲切握手

 

  采访当年护送毛主席渡黄河的老水手

 

  毛主席离开陕北前在任老五家住的最后一晚

  

 

Copyright By www.yl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榆林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榆林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陕ICP备12003600号